欢迎访问bogou.net-welcome!!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河南前首富现惊雷

时间: 2019-08-01 18:56:16 | 来源: 中国企业家 | 阅读:

河南前首富现惊雷

多种迹象表明,“河南前首富”朱文臣历经二十多年搭建的药业帝国,正在走向风雨飘摇的前夜,无人知道他能否走出这个风雨夜。

一泻千里。

7月31日,辅仁药业再跌5.76%,自复牌以来,辅仁药业累计蒸发市值超22亿元,其间出现三个一字跌停。

曾经的“白马股”辅仁药业“分红未遂”事件,还在持续发酵。

7月31日晚间,关于股价的连日大跌,辅仁药业发布公告提示投资者注意风险。

年收入63.17亿、扣非净利润8.29亿、经营现金流净额10.32亿元的优质“白马”,截至2019年7月19日,未受限的现金仅为377.87万元。

更吊诡的是,2018年报显示货币资金16.56亿元,2019年一季报显示货币资金18.16亿元,4个月后的7月19日,却拿不出6000万元的分红款。

此外,8月1日,据21世纪经济报道,辅仁药业不仅1000多万供应商欠款要“分期”,在建工程推进缓慢。

《中国企业家》多次致电辅仁药业品牌部进行求证,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16亿不翼而飞

辅仁药业红利发放日原本为2019年7月22日,红利派发金额为6271万元,公司2019年一季报显示,货币资金余额18.16亿元,远高于本次拟发放的现金分红金额。

但7月24日晚,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辅仁药业称,截至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仅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内,16.89亿元不翼而飞。

而对于这笔资金的流向,辅仁药业公告却称,一季度末实际资金及至今资金变动与流向情况还需进一步核实,公司将深入自查,待核实后及时公告。

这一数据,与辅仁药业今年一季度财报大相径庭。

财报显示,辅仁药业财报显示实现营收13.7亿元,同比增长1.02%。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辅仁药业账上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8.16亿元,年内增长9.66%。

而2018年度,辅仁药业营收63.17亿,同比增8.92%,净利8.89亿,同比增126.67%。开药集团营收为21.07亿元,净利润4.23亿元,为辅仁药业贡献三分之一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被称为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医药并购案—2017年11月辅仁资本收购开药集团,让辅仁药业近年业绩突增。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辅仁药业营收分别为4.35亿、4.62亿、4.96亿,净利分别为1212万、2777万和1765万,而在2017年合并开封制药资产当年,其营收猛增至58亿,净利增至3.92亿。同时,会计师事务所也做出表态,认为其财报不存在问题。

单从这些账面数字看,辅仁药业似乎是蒸蒸日上。但金玉其外表象之下,败絮其中的征兆也逐渐显现。

7月26日晚间,辅仁药业发布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因涉嫌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辅仁药业立案调查。

当日晚间,辅仁药业发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属于股票交易价格异常波动的情形。如公司因前述立案调查事项被证监会予以行政处罚,且依据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将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同为药企,2019年“第一大雷”康美药业债务违约时,报表上还趴着300亿“形同空气”的货币资金,后被查明是财务造假。如今,分红“未遂”的辅仁药业也面临同样的质疑。

早露端倪

实际上,辅仁药业的财务危机早现端倪。

2016年,辅仁集团曾因资本运作遭到实名举报。举报人称,开药集团注入辅仁药业借壳交易一事,存在重大财务造假行为。开药集团涉嫌虚增净资产17亿元,虚报利润14亿元,开药集团偷漏所得税10亿元,辅仁集团偷漏税至少20亿元。

2016年至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从2016年的五十多天增长到2018年的158天,增速过快。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目前辅仁药业及其母公司辅仁集团旗下众多企业,多出现停工、欠薪的局面。

不止如此,早在5月14日,其就爆出违规担保事项。根据公告,2018年1月11日,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河南省宋河酒实业有限公司,委托郑州农业担保公司为其提供担保,从而从郑州银行借款3000万元。同时签署协议约定,公司实控人朱文臣、辅仁集团、辅仁药业向郑州农业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但该担保未经公司内部决策程序,未及时披露。也因此惹上官司。

2019年6月25日,由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发布的郑州农业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宋河实业追偿权纠纷其他民事裁定书显示,郑州农业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为申请人,宋河实业、辅仁药业、辅仁集团以及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作为被申请人。

最后,法院裁定,冻结四位被申请人名下银行存款1001.92万元或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

据天眼查显示,辅仁药业自2019年5月9日以来,3个多月时间里,共6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1.02亿元。其中在一起民间借贷案的诉讼中,公司与辅仁集团、朱文臣同处被告位置。

此外,7月12日,辅仁集团因仅1150万的欠款,被广州越秀区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广州越秀法院的限制消费令明确表示实控人不得有乘坐飞机、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等7种消费行为。

据证券时报报道,目前包括辅仁药业及其母公司辅仁药业集团旗下众多企业,多出现停工、欠薪困局。辅仁药业公告称,公司目前资金短缺可能造成产能不足,影响相关产品销售。

目前,辅仁药业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持有的2.82亿股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100%,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5.03%。其中已质押股份6795.14万股,占辅仁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24.06%。

值得玩味的是,今年1月28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两大非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发布减持计划,拟合计减持7525.88万股,不超公司总股本的12%。此后,今年4月17日、22日,辅仁药业持续被股东减持。

至此,辅仁药业的白马形象,开始崩塌。截至发稿时,辅仁药业股票已暴跌至6.51元,市值仅剩39.95亿元。

前首富成老赖

公开资料显示,辅仁药业成立于1998年,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前河南首富朱文臣,而其一共持有辅仁药业3.06亿股,占其总股本比例为48.94%。

2012年,朱文臣以76亿元身家,位列胡润财富榜第166位,成为新晋河南首富。近一两年辅仁药业表现尤佳,朱文臣的身家也随之水涨船高,在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中,53岁的朱文臣以16亿美元(约110亿元)的身家,排在全球第1580名。

公开资料显示,朱文臣还一度投资P2P。

据P2P网站短融网信息显示,2016年1月,平台曾获辅仁控股集团3.9亿元B轮融资,辅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达40%,为短融网最大股东,朱文臣任副董事长。2018年8月9日,短融网运营主体——久亿恒远(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辅仁控股集团退出,朱文臣也退出高管名单。紧接着,短融网开始出现逾期。

除辅仁药业外,朱文臣的产业还涉及白酒,主要资产是其2002年兼并的宋河酒业。据证券时报,截至目前,宋河酒业被冻结的股权金额超过1.2亿元,旗下包括散酒在内的资产遭到质押,被担保的债权数额超16亿元。

与此同时,宋河酒厂也存在拖欠员工薪资的情况。

朱文臣最近一次亮相在公众眼前,还是2018年年末。在一次论坛上,朱文臣表示,国家发布的一系列政策,包括推出国家医保目录、基本药物目录、一致性评价、加大对原研药替代、4+7带量采购等利好和影响是相互抵消的,企业唯一的出路就是创新。

讽刺的是,在2018年年底,朱文臣在多个场合宣布,将把全部研发精力转到新药上。2019年将投入10亿元用于研发。到2021年,公司会有十个创新药进入临床上市,届时,辅仁药业的研发人员会突破5000人。

这在财报中也有体现,辅仁药业提出了“创新药辅仁造”的可持续发展战略,称“积极加强创新研发力度,为公司实现跨越式发展提供保障。”

今年以来,朱文臣多次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被列为“被执行人”9次,被限制高消费11次。也就是说,朱文臣目前不能坐高铁、飞机头等舱、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多种迹象表明,“河南前首富”朱文臣历经二十多年搭建的药业帝国,正在走向风雨飘摇的前夜,无人知道他能否走出这个风雨夜。

参考资料:

《17亿失踪?辅仁药业爆雷牵出隐秘造假史!瑞华所或面临最严处罚》,21世纪经济报道

《辅仁药业或将被退市:朱文臣二十年河南药业帝国一朝崩塌 三年前举报信“预言”竟成真》,中国经济网

《辅仁药业股价连日大跌,公告提示四大风险》,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新闻标题: 河南前首富现惊雷
新闻地址: http://www.ourderwent.com/finance/23184.html
新闻标签:惊雷  河南  首富
Top